白小狈

早上猫叼了只鸟来床边喊我,我没理它。起床之后它就这样跑来我腿上睡了。。。。能干哦。上次是耗子,这次是鸟,下次能惊喜点么。

钟米认为它躲在羊毛毯里就不会被发现。

Dyson陆续收集了这么多。新成员无线手持主机很轻,新欢就是它了。对于家务电器我完全没有抵抗力。。。。。如果在美容仪和吸尘器里面只能拥有一个人,那我只有牺牲脸了。。。(难怪你的脸就那样了,白小狈!)

钟小米呀我来带你上班。是不是很感谢主人我是体制内啊。。。。为了你我放弃了拼搏的外企哈哈哈哈只为可以上班喝茶带你溜达草坪。感觉好对不起国家。肿么办。

端午行程因为最近连续发作的失眠取消,妈妈买了很新鲜的桃子安慰我。很漂亮的桃子,有近乎完美的屁股!决定留一张遗照再吃掉它。

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因为那种莫名其妙的疼痛失眠。也不晓得在这个地球上、有没有人同我一样被这种姑且称之为“脊柱末端不适--一种介于痒和痛但在皮肤上无对应区域无法通过任何途径缓解的痛苦感受--而困扰。

第一次发作应该是在小时候,因为完不成第二天的作业而焦虑引发,妈妈把我泡在了一澡盆热水里才缓解。因此,大概去看神经内科是对的吧。不过如果是脊柱神经长得奇怪或者多了一些怎么办。(发呆)

好吧不说这个了。明明是要发一个标签为“画画”的文章,这下要让我怎么贴。